承德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渔色大宋 第371章:宦官子弟

发布时间:2019-09-26 02:28:23 编辑:笔名

渔色大宋 第371章:宦官子弟

话音刚落,苏三已跳了出來,叫道:“在,”

徐子桢道:“还在个屁,给我打,”

“是,”

苏三本就是火爆脾气,早已看得咬牙切齿,徐子桢一声令下她已窜了出去,二话不说抡拳就打,可怜那几个堂堂七尺的男子,竟经不起她的小小粉拳,几下之后就已全都躺倒在地,哼哼唧唧的沒一个爬得起來,

寇巧衣早就上前将墨绿救了回來,嘴里的麻核也掏了出來,将她手腕上的绳索解了去,

墨绿甫一解缚就扑到了徐子桢怀里,哇的一声哭了出來,刚才那股子坚强劲早已不知所踪,只有满肚子的委屈想倾吐出來,

徐子桢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道:“好了好了,沒事了,”

一个围观的行人看似无意地走过徐子桢身边,用极低的声音说道:“这是留守梁老狗府中家丁,小哥还是速速离开为善,”

那人说完转身消失在人群里,徐子桢还沒反应过來,墨绿忽然从他怀里挣脱出來,急急地说道:“快,快去救小姐,晚了就來不及了,”

徐子桢脸色一变:“别急,慢慢说,娴儿怎么了,她在哪儿,”

墨绿焦急地道:“就是那梁老狗的儿子,來府上说要娶小姐为妾,小姐躲在屋里顶着门,让我速去知府大人处求救的,如今府中无男丁,小姐怕是支撑不了多久,”

温承言自从被罢官后徐子桢就再也沒能联系得上,温娴也成了他心中一个深深的遗憾,沒想到现在会无意中在这里得到他们的消息,可是却恰好遇上温家遭到这样的变故,徐子桢顿时勃然大怒,

就在这时他眼角余光忽然瞥见两个人影,竟是大野和卜汾,两人就在不远处往这里挤來,再往四周看去却见人群里混了不少熟面孔,马贼们居然都已到了,

徐子桢眼珠一转不着痕迹地将手伸在身后摆了摆,卜汾大野顿时会意停了下來,

徐子桢问墨绿:“温大人现在住哪里,”

墨绿道:“从这里往西,过三条街就是,”

徐子桢点点头:“好,带路,我去会会那什么梁老狗家的小崽子,”说完他对卜汾使了个眼色,带着墨绿就要走,

几个躺在地上的家丁见他们要走,挣扎着爬起身來叫嚷道:“有胆莫走,看我家少爷……”

“罗嗦,”话沒说完苏三不耐烦地一脚踢过去,那人一声惨叫飞出数米远,顿时沒了声息,围观的人群无不被这暴力丫头吓得目瞪口呆,百多斤的一个成年男子在她的三寸金莲下跟一捆稻草沒多大区别,

路上的时候徐子桢问墨绿:“那梁老狗什么來路,”

墨绿恨恨地道:“此人名叫梁仕中,乃是梁师成那老贼的族弟,借着他的风头当上了大名府留守,这些年鱼肉乡里横行霸道,大名府其他官员敢怒不敢言,百姓更是恨不得将他拆骨扒皮,暗中都叫他作梁老狗,”

徐子桢恍然:“原來抢我老婆那货是宦官子弟,难怪这么嚣张跋扈,”

苏三鄙夷道:“是官宦子弟,”

徐子桢道:“你沒听见么,他大伯是个太监,”说到这里摸着下巴沉吟道,“梁师成气数还沒尽,这时候倒不方便惹他太狠,”

墨绿一听就急了:“难道小姐就不救了么,”

徐子桢笑道:“这不废话么,娴儿可是我老婆,谁敢打她主意老子废了他,”

墨绿这才松了口气

渔色大宋  第371章:宦官子弟

,但看了看苏三和寇巧衣还有宝儿后又迟疑了起來:“他们可有不少人呢,我……我还是先去知府大人那里吧,”

徐子桢摆摆手:“不用,人够了……对了,大名府的知府叫什么名字,”

墨绿心里嘀咕了一声,但还是选择相信了徐子桢,就在刚才徐子桢将她从那几个家丁手里救下时,她就已经将徐子桢当作了主心骨,

“这一任知府乃是我家老爷故交,姓李名纲,”

徐子桢脚下一顿,愕然道:“李纲,”

墨绿奇道:“是啊,你认识,”

徐子桢嘿的一笑:“现在还不认识,不过以后一定认识,”

墨绿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嘟囔道:“古古怪怪……”

三条街须臾既至,徐子桢远远的就看见那里围了一大群人,都对着一座宅子指指点点的,人们脸上都显露着不忿,但却沒人敢大声说话,

徐子桢一看就知道,到地方了,带着墨绿从外围硬挤了进去,临进人群时扫了一眼四周,大野卜汾和马贼们也跟了过來,分散在四周,他右手在身后虚按了按,大步踏了进去,

眼前是一座破旧的宅子,屋顶门楣象是才修葺过沒多久,还露着些新头,从门头來看面积并不大,就象是个中等的富户人家所住之处,徐子桢心里暗叹一声,温承言为官清廉爱民如子,在他治下的百姓远比其他府州的百姓幸福,但他为官半生,最终却换來了这么清苦的日子,而且还要受小人的欺压,

门外站着一群人,大多作家丁打扮,乱哄哄的不知嚷些什么,而在宅子门口有个斯文儒雅的中年人手持长剑淡然而立,人正是徐子桢很久沒见的温承言,

温承言看上去比在兰州时清瘦了不少,身上穿着一袭洗得发白的布衫,但一双眼睛还依然深邃清亮,让人不敢轻视,徐子桢心中一揪,鼻尖不自觉的有些发酸,

墨绿一见这情形刚要惊呼扑过去,被徐子桢一把拉住,只见那群家丁之中如众星拱月般围着一个年轻人,这人身材不高,瘦瘦小小,黑黄的脸颊上看不到几两肉,一双眼睛闪烁不定,正对着温承言皮笑肉不笑地道:“岳父大人,小婿可是诚心來迎娶娴儿妹子的,您要对彩礼不满意小婿这就着人去换,只是你这拦门不让又持剑威吓,这……嘿嘿,似乎有失妥当吧,”

一众家丁狗仗人势地叫嚣了起來:“姓温的,我家少爷给你脸你可别不要脸,”

“就是就是,我家少爷看上你闺女那是你温家祖上积下的福气,”

“再不让开小心爷几个上手了,别以为你一把老骨头咱们就不敢动你,”

温承言哪怕涵养再好,这时候也已气得脸色发白,持着剑的手微微发着抖,不过他还是要咬牙坚持下去,他相信只要墨绿找到知府李纲,很快就会有人來救自己,因为听说七爷赵构也在大名府,

这时一个声音忽然突兀地传了过來,在场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留守家的公子好威风,光天化日的就敢上门抢亲,你眼里还有王法么,”

鹰潭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鹰潭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鹰潭牛皮癣治疗方法
鹰潭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鹰潭治疗牛皮癣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