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傲世劫 第一章 一掌之威

发布时间:2019-10-20 18:19:03 编辑:笔名

傲世劫 第一章 一掌之威

第一章一掌之威

十二月的天空明而又凛冽,半个月的大雪之后,这片天地变成了圣洁的白色,地上的雪几乎掩埋了干枯的蒿草,高大墨绿的古松屹立在这片天地,与天相接!

雪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肆无忌惮的漫天飞舞……

在一块积满雪花的大岩石上,盘坐着一个十五六岁有着些许青涩又夹杂着少许稚嫩的少年,少年的衣服打着补丁却很干净,只是与这寒冷的空气相比就现得很是单薄了!

少年周身弥漫着一缕缕肉眼可见的气体,对,这些气体只是静静的围绕在少年的身旁,没有丝毫被吸纳的样子。

少年叫做慕凡,围绕在少年周围的气体叫做精气,是这个世界所独有的气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以吸纳精气而进行修炼以提升自己的力量。

恰恰慕凡成了这地方的一个怪异现象,修炼五六年,依旧不能吸纳精气,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不能把精气汇聚进自己的丹田。

从十岁可以修炼开始,他就入了斗战宗中,五六年来始终没有打开吸纳精气的枯槁。

这时,少年睁开眼睛,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气体瞬间被寒冷凝结飘远,少年的目光坚定有神,好像这个不能修炼的事实也打消不了他修炼的念头。

他的脸虽然白皙,但却由于寒冷,白皙中带着浓重的苍白之色,略显俊逸的脸上挂着苦涩。

看了看远处山脚下的镇子,他低下头平静的道:“还是聚不了气么,再有一年半又是青峰武比,又参加不了了吗!”

青峰武比是这个镇子三年一次的武比,慕凡已经错过一次,他不想错过第二次。

“难道我真的要平凡的过一辈子吗?不,我慕凡一定不会平凡!”他用力的喊了出去,声音在雪地回荡,充盈着满满的自信与不屈。慕凡相信,总有一天他的努力会有效果!

“平凡哥、平凡哥……”只见一个和慕凡差不多年纪的小孩向着这边跑过来,穿的有点破且很厚,整个人圆滚滚的,脸也是圆滚滚的,好像只要摔倒就能滚下山似的。

圆嘟嘟的通红的脸颊上伴随着惊奇与震惊,眼睛不大,一脸憨厚。边跑边喊着:“平凡哥……”

慕凡抬起头看着男孩道:“远大弟,怎么了,急急忙忙的?你可不是什么锻炼的主儿!”

这个圆圆的少年叫徐致远,慕凡叫他“远大弟”,由于慕凡名字中有个凡字,也被这个叫做致远的少年叫做“平凡哥”。

慕凡虽是青峰镇第一家族慕家的人,只因为“被贬”这个借口,一直被慕家人排斥。然而知道被“贬”真正意义的父亲也在他十岁时外出了,不知道是躲避还是因为其他,反正从那之后就没有再出现过,如人间蒸发了一样!

母亲也只是告诉他,他和他的父亲是被贬而来,其他一无所知。因为这位母亲是父亲来到青峰镇后娶的,并不是慕凡的亲生母亲。

对于这个“被贬”真正的含义,慕家之人或多或少都知道,但他懒得去问。

这个叫致远的少年,则是镇上一户平常人家的孩子,与镇上周围其他人相比家境不好,很多孩子都不愿意和他玩,就这样,两个被人排挤的孩子成了最要好的朋友。

“平凡…平凡…哥……那边有…人….打…打起来了!”徐致远喘着粗气,手指着山的另一边。

慕凡望向徐致远手指的方向,果然看见空气中闪动的光芒,道:“那是超级强者才会有的战斗啊!走,看看去。”

还没有等徐致远反应过来,慕凡已经冲了出去。对于不能修炼而又热爱修炼的人来说,观看战斗,无疑是做好的发泄方式,慕凡也不例外。

“平凡哥,等等我啊..啊!”刚迈出一步的致远,脚下一滑又回到了原点……

他们自觉的跑到距离战斗数丈之外的地方停了下来,他们清楚,对于观看战斗,还是以能看到为主不能太近。

此时的两人,都喘着粗气,慕凡还好点,致远直接坐在了慕凡右边的雪堆上恢复体力去了。

只见战斗的两人,一个是全身白袍,头发花白的老者。另一个则是身材高大的大汉。

老者留着长长的胡须,道风仙骨,面容是个平常人六十岁的样子,却不像六十岁老者所有的孱弱,双眼炯炯有神。最明显的是在老者胸口处绣着一个大大的金色星辰,惟妙惟肖。

那大汉,头发泛着暗红,两眼大如铜铃,透着凶恶的气息。好似一个不留神眼珠就能掉出来似的,血红长袍zǐ金宽腰带,略显怪异的样子使人只看一眼便觉此人的危险气息。

尽管大汉凶气外漏,此时显然已经落入下风。

只见那大汉飞起一记鞭腿踢向老者,淡黄色精气包裹的腿在空中,划过一条淡黄色弧线,形成长虹贯日之势,沿途漂浮的雪花落荒而逃。

老者同时一掌击出,精气汇聚,移动间飓风阵阵,以泰山压顶之威拍在大汉脚上。

“轰……”

一声巨响,精气气虹相撞,形成一道绚丽的精气屏障,瞬间破碎消散,隐没在空气中,无比绚丽。

不待大汉收回右腿,老者向着大汉胸口又是一掌,淡蓝的精气萦绕手掌,推动间如山岳移动,使得周围空气都为之颤抖。

大汉忙使双臂在胸前相交,全身精气弥漫,形成一层厚厚的精气屏障,如同一口巨钟将身体笼罩,坚不可摧。

“轰”精气掌印重重的撞击在如钟般的屏障上面。

只见掌印未消,如钟的屏障直接破碎。淡蓝的掌印狠狠的砸在大汉交叉的小臂上。

“咔嚓”声传来,大汉一口献血喷出,倒飞出去,落在慕凡左前不远之处。大汉虽护住了心脉,奈何老者掌力太过雄厚,直接重伤在地。

巨大的声音以及璀璨的碰撞使得慕凡徐致远张大了嘴巴,愣在原地,盯着眼前恶狠狠的大汉。

老者未做停息,乘胜追击,隔空第三掌击出。一个更大的精气掌印向着大汉呼啸而去,如一颗惊雷暴跳着,气势排山倒海,在空气中形成阵阵强烈的波动。

想要隔空击伤只是稍弱的自己的对手,老者想必是使出了自己最强的一击。

面对老者这一击,大汉脸色凝重,嘴唇都有一点颤抖。显然,如果他去接这一掌,自己必然非死即伤,到时候想走都走不了了。而不接依然不行了,这一掌来的速度太快,瞬间而至已来不及躲避!

不容大汉多想,一把将身旁不远处慕凡吸了过来,慕凡在空中还没有落地,掌印已经落在慕凡的身上。

由于老者是对着大汉胸口击出的一掌,而慕凡被大汉吸过来还没有落地,这一掌正好击在慕凡的丹田之上。

“嘭”

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涟漪以慕凡丹田为中心向着四周散去……

涟漪扩散四处,经过的地方冰雪消融,古松摇曳。大汉直接被震退出去,他是距离慕凡最近之人。慕凡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徐致远被那涟漪打翻在地

,滚出了十几米,而他没在乎身体的疼痛,没有丝毫犹豫爬起来叫到“凡哥…凡哥…”,他脸色煞白,声音都在颤抖。

老者身前形成精气防御,抵挡住冲过来的涟漪。同时也停止了攻击,怒道:“魔越,你太没有道义了,竟拿个孩子当挡箭牌!”

“哈哈,星辰子,你讲道义,那就给你慢慢讲吧!我先走了”,说着向着另一个方向奔去,速度奇快,瞬间消失在茫茫白雪之中。

星辰子并没有去追魔越,他向慕凡走去。

徐致远也跑了过去,哭着叫“凡哥…凡哥…”显然是被吓的不轻,“你不要死啊,死了我怎么跟你娘交代…恩~恩~”

星辰子试探了慕凡的脉搏呼吸,自言道:“怎么会一点事都没有,还有刚才那道涟漪怎么回事,竟比我的攻击还强!”

“放心吧,他没事”星辰子看了一眼前这个圆嘟嘟的小孩子道。

徐致远显然有些不相信,怎么可能没事。呜咽着:“怎么没事,被你打那么狠的一掌,怎么可能没事,你打自己一掌试试!”

星辰子一时无语,满头黑线:“你看看他,心跳平稳,呼吸均匀,像是有事儿的人么?”

徐致远这才注意到慕凡的脸,此刻慕凡面相平静,呼吸有力像是睡着了般平静的呼吸着。

徐致远一边用手背擦着眼泪一边抱怨:“好你个慕平凡,你在这里睡觉,我却给你哭丧,你从心欺负我徐致远吗……”

“好了,知道他家住哪吗?先送他回去吧。”星辰子差点被徐致远的话逗笑。

正在抱怨的徐致远被星辰子打断,徐致远才意识到该回去了,随即对着星辰子连续点着头。

星辰子抱着慕凡跟在徐致远身后向着山下走去,而此时星辰子依旧迷惑的道“为什么自己全力的一击却没有伤着这小孩一分呢,难道这孩子身上有什么秘密。”

贵州银屑病医院专家门诊

西安华都妇产医院在那

贵州银屑病医院博士专家

西安华都妇产医院在那里

贵州银屑病医院专家号

脑梗塞患者可以吃通心络吗
支架后又有血栓可以吃通心络吗
血管堵塞有斑块通心络能治疗吗
脑血栓服用通心络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