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魔导联盟 第六百四十五章 历史的证据

发布时间:2019-10-12 22:18:42 编辑:笔名

魔导联盟 第六百四十五章 历史的证据

芙蕾娅仓皇地后退了一步,嘴唇蠕动着。为什么?她难道没有资格亲眼看看羽族逝去的天国吗?

“你承受不了本源魔力的污染。”亚撒好像还很有耐心,语气也并不严厉,可芙蕾娅就是畏缩了。以前她也不是没朝亚撒嚷嚷过,就是在伊凡被亚撒打伤之后,当时亚撒也是然没有生气,可是,真吵不起来。

“你,你怎么能这么说?”芙蕾娅憋得要冒出泪花来了。本源魔力这个词令她相当敏感,还没去看呢,怎么就承认罗密萨有魔族的那种东西了?她攥紧了拳头,脸色红得发紫,却不敢一拳揣过去。单单就是不敢而已。

“莫琳诗去过罗密萨。”亚撒转头看了一眼小屋依然明亮的光,“她是魔族,她的判断足够可信。羽族已经有好几千年没有接触本源魔力了,你们对本源魔力的承受能力你应该清楚,罗密萨是因为什么而坠落的,我想,身为女王,你也不是一所知

。”

“可是,兔子说的就是真的么?”芙蕾娅低下头,小声嚅嗫。她不想承认啊,就是因为不想承认才必须亲眼确认,难道说,已经没有确认的必要了么?

亚撒突然抬起手。

来不及躲闪,亚撒的手指轻轻落在芙蕾娅的头顶,芙蕾娅的长发在卡多利萨大陆淡紫色的月光中呈现着一种非常奇妙的紫金光泽。他朝芙蕾娅靠近一步,芙蕾娅一动不动。

“这不是茱蒂丝对你的期待,明白吗?”

很温柔,甚至是有些关切的声音,似乎蕴藏着某种芙蕾娅从小就缺失的东西。一时间芙蕾娅感觉自己像做梦一样,恍恍惚惚不知所措。

“你要的答案。我会给你的。”说完,亚撒把手扬起。芙蕾娅长长的发丝翩然飘落,亚撒伸手示意一下远方。

“我送你回去吧?”

仿佛过了很久,芙蕾娅猛然从梦中惊醒,她慌忙摸了摸自己的头。

“不行!谁,谁让你送!我不允许你在卡多利萨使用空间魔法!你。你给我看好兔子!”芙蕾娅恼得直跺脚。

“那好吧。不过,有件事我想拜托你。”亚撒辜地摊了摊手,“你有什么办法能在深海之下呼吸吗?”

“哼。”芙蕾娅撅起嘴巴。她忽地一愣,“哎?”

“我知道莫琳诗一定会做好准备,但是,你说的对,她毕竟是个魔族,她的准备未必适合我们。所以,拜托你了。女王陛下。”

“我凭什么答应你……”芙蕾娅嘴上说着赌气的话,表情却相当震惊,说话的声音也毫底气。

亚撒微笑。

“那就这么说,你早点回去吧。”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啊啊啊!

回到卡多利萨城,一头冲进自己的卧室,趴到自己软软的大床上,芙蕾娅还是一阵阵地发懵。她呆了好长一段时间,倏地从她那张树叶形状的大床上起。

“你。你算什么嘛!我凭什么要听你的!”她抓起枕头扔到了墙上。

居然说什么羽族承受不了本源魔力的污染,羽族就那么脆弱吗?她在人类的城市里还不是生活得好好的吗?芙蕾娅搞不懂自己是不服气还是存心在生闷气。可能那个人说的是有点道理吧,母亲大人的期待……母亲大人不会希望她遭遇生命危险。

“不就是深海嘛……深海什么的……”芙蕾娅忿忿地摆弄着发梢。根据上的记载,羽族的确拥有能够穿越深海的魔法道具,问题是芙蕾娅从没使用过。要是母亲大人在这里该有多好,然而,现在她只能靠她自己。她应该派人去罗珊蒂城堡的魔法用品仓库取来那种道具么?

城堡里的仆人大概又会在背后议论纷纷了。

今天的芙蕾娅实在是太可疑了。要是她再提出可疑的要求,哈利拉角的秘密说不定会被人发现。这种时候,如果有人能帮她分担忧愁该有多好,一个对卡多利萨熟悉的,有一定势力的。不是外族的某个人。她想起了一个很合适的人选,那个人是羽族,是大家族的族长,拥有不少忠实的佣人,只是,芙蕾娅好像不方便见她。

“唔呃,怎么办呢?”芙蕾娅往床上一趴,侧过身,一下一下用手指敲打着床垫,“我要是去见黛芙妮的话,可能……该怎么说呢……不知道可不可以……不过……雪灵家族……应该会有吧?嗯……这样的话,这样做可以么……”

迷迷糊糊中,她似乎有了一个主意。

……

四天之后,一艘小船缓缓接近山谷。

小船只有三米多长,搭着浅蓝色贝壳样的船篷,船舷流淌着金色的荧光。

小船在山谷外的浅滩停了下来,远远地,郁郁葱葱的森林一直蔓延到山顶哨塔之下。一位穿着灰绿色长裙,束着亚麻色腰带,一身旅行装束的羽族少女踩着浅浅一层海水走上了岸,她扬起手,朝着森林深处眺望。

“珊妮,没问题吗?”另外一位羽族少女还躲在船篷下面,“真不想被当成可疑的人啊,万一守卫过来检查――”

“没问题,女王陛下。”先前上岸的少女珊妮回过身,“我跟守卫说过了,就说女王陛下派我到这边来办点事,因为需要多带一些东西,不方便从空间之门走。”珊妮莞尔一笑,“他们不知道女王陛下也来了。”

“嗯,没,没什么可疑的就好……”

芙蕾娅也穿着旅行时穿的浅蓝色短裙,鬓角扎到了脑后,肩上披着朴素的绿色披肩。跟着她一起下船的是一个人类女孩,戴着帽子,手里拎着小小的工具箱,背上还背着系了带子的长望远镜。芙蕾娅的手中还有一个拎包,她们是多带了一些东西,不过,也称不上太多。

虽然守卫不会去检查女王陛下携带的东西,芙蕾娅还是不想让他们看到。

森林里弥漫着一种叫人有点不舒服的气息,像是雷雨之前沉闷的空气,那气息来自于不远处的小木屋。

伊凡、亚撒还有魔族兔子都在。看到她们三人,伊凡赶忙把手里的风属性魔导原晶放进炼化金属的小箱子里,回头瞥了一眼一直坐在草地上瞅着箱子的魔族女孩,招手叫她一起过来。

“女王陛下,珊妮小姐,娜儿。”亚撒很自然地跟她们打了个招呼。珊妮向伊凡还有亚撒一一鞠躬致意。芙蕾娅把亚撒的身份告诉珊妮了,他们事先知道珊妮会来。

至于芙蕾娅怎么也亲自过来了……老实说,伊凡并不感到很意外,可娜儿是来做什么的?谁也不会同意让娜儿一同出海的。

“娜儿……”

“不关我的是哦,是她自己要来的。”芙蕾娅一上来就一脸闷闷不乐,娜儿赶忙举起手里的小工具箱,“娜儿,是来给芙蕾娅姐姐帮忙的!”

“那位是魔族小姐吗?好可爱啊!”珊妮捂着嘴发出了惊呼,“头顶上那是……真的兔子耳朵吗?”

莫琳诗抖了抖耳朵,白绒绒的毛散了开来。珊妮顿时脸红了。

“好了,你们都认识了吧?那就说正事。”芙蕾娅拿起拎包摆在地上。

“喂,你要我准备的东西我已经弄到了。”她朝着亚撒翻了个白眼,“‘风之螺’,可以在水里呼吸的道具,使用方法让珊妮教你们吧。不过,我也是有要求的,我要你给我一个证据。”

说着她伸手指着亚撒。

“论是船还是什么,总之,可以证明那段历史的证据,你要带回来给我。”

“好。”亚撒坦然答应。未完待续。。

前海股骨头医院曹志光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的电话号码是多少钱
前海股骨头医院曹志光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咨询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林顺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