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血与火的赞歌 第4节 奥瓦军士

发布时间:2019-10-12 20:06:32 编辑:笔名

血与火的赞歌 第4节 奥瓦军士

当奥瓦军士与学徒的母亲谈好从后面房间出来的时候,斯科特爵士早已离开。

“接着。”培迪扔给自己副官一个沉甸甸的钱袋,“二十个金币,是那位学徒母亲的,还有五十个金币斯科特爵士应该快狠就能凑齐。”

奥瓦军士翻开钱袋,露出里面硬邦邦金灿灿的金币,“恩,刚刚从帝国银行取出来的,足金!”言罢便把钱袋交给跟随他一起走出来的学徒母亲。

女人大概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她哆哆嗦嗦的抱在怀中,无神的双眼盯着她儿子倒下的地方,那里血迹已经干枯,尸体在几分钟前也被警卫清理。

金币冰冷的气息在提醒着女人,这一切都是真的,她的儿子再也回不来了。

培迪看着女人对着奥瓦说道:“如果不想再多一起谋杀案件的话,最好是派一名警卫护送她先把钱存到帝国银行里。”

“明白。”奥瓦点点头,在就近的一位警卫耳边吩咐几句后走到培迪的身旁,“长官,也许我们应该审一审斯科特爵士,至少不应该就让他这么离开。”

培迪略带笑意的望着自己的副官,“难道你在害怕他逃跑?”

“没有人能够在警卫处的追踪下逃脱的。”奥瓦压低声音,“长官,我必须得提醒你,半个月前的军部次官的刺杀案,凶器就是一把匕首,染有元素剧毒的匕首。”

培迪笑意更浓,“你是怀疑斯科特爵士?”

“长官,这值得怀疑,在没有破案之前,任何细节都值得怀疑,你应该相信一位老警员的经验。”奥瓦不自觉的身体微微前倾:“帝都这么大,丢失一件东西基本上找不回来的,但斯科特爵士却找回来了,而且还是在这种时候。”

培迪耸耸肩,“这说明斯科特爵士的记忆力不错,他记得自己匕首丢失的大致位置,然后找到了那位倒霉的学徒。”

“是的,相当不错的记忆力,而且偏偏还是城南,这里可不是近卫军军官喜欢来的地方。”奥瓦眼神中透露一种好似看透一切的亮光。

培迪摇着头把玩着装着匕首的紫木盒子,转移话题道:“这把匕首值五十个金币?”

“最多十个金币。”奥瓦肯定的的说道。

“但那个学徒开价五十个金币!”培迪若有所思的望向不远处的女人,“我想一名铁匠学徒不可能估算不出这把匕首的价值,你或许可以先问问那位母亲,当时他儿子捡到这把匕首的具体情况。”

“当然,我早已准备好,就等您的授权,长官!”奥瓦双眼一亮。

培迪却转头看向学徒倒下的位置,炉火还在烧着,但随时都有可能熄灭,周围没有一丝挣扎打斗的痕迹,这说明斯科特爵士出手很迅速,而且出其不意。

预谋杀人?

但斯科特爵士身上不多不少刚好二十个金币,也就是说,他一开始并没有想要抢,而是想买,且出价高出市场价的两倍。但学徒开出的价更高,这就使得斯科特爵士恼羞成怒出手杀人?

培迪脑海中思绪不断,他望着自己的副官问道:“当时到底是什么情况?”

“什么?”奥瓦一怔。

培迪盯着奥瓦,“你不会认为斯科特爵士是想要自首吧?他有机会逃跑的,却被你的人逮个正着?”

奥瓦想了几秒钟后说:“是铁匠铺老板提前到治安亭报的案,他声称有一位爵士的贵族在他的店里闹事,我们警卫赶到的时候斯科特爵士正在与学徒的母亲纠缠,如果我们再晚一步抵达,也许就会多出一具尸体。”

培迪一边听一边点头,他端详着紫木盒子,“我们的警卫赶到现场的时候这把匕首在什么位置?”

“这把匕首就是凶器,当时被斯科特爵士收在怀中。”

“哦?”培迪眉头一挑,把木盒子递给奥瓦,“有趣的案子。”

“长官?”奥瓦接过盒子,他还在惦记着培迪的授权。

培迪足足思考了两分钟才说道:“可以先询问那个女人,查查学徒获得匕首的过程,记住,在斯科特爵士把钱送来之前,什么事情都不能做。”

言罢,培迪便离开了。

他一边走一边回忆着刚刚发生的一切:奥瓦应该早就发现匕首的异常,他来找自己目的就是想把自己拖入这个案子中,毕竟首相次子的身份可不是开玩笑的。

军部次官被杀的案子现在是警卫处最高级别的案子,如果能够掌握一些有用的线索,很有可能会被特批调入调查组,从而进入警卫处总部。

以奥瓦现在的级别,再加上他掌握的一些情报,调查组分组的一个小队长的位置肯定跑不了,如果运气好把案子破了,那么,等待他的将是一次高规格的提拔。

培迪暗自苦笑,本以为自己碰上个大案子,却不想只是被人利用,而且还是自己的下属。

要说气愤嘛,是有那么一点。

但更多的是对这个案子的好奇。

但要想破这个案子不是那么简单的,培迪从来没有想过要破这个案子,但如果能窥视那么一点点真相也是不错的,既然奥瓦愿意在前面替他冲锋陷阵,他求之不得。

而且如果正的能够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他还能白白捡一个功劳,何乐而不为?

离开铁匠铺后,培迪径直来到奥瓦军士所说的那处治安岗亭,他要翻阅铁匠铺老板的笔录,这与信任无关,查案必须这么认真。

笔录记录的内容和奥瓦所说虽然有一点出入,但相差不大。

而后培迪回到治安所,径直走向档案室,因为总部需要他们分属机构协助调查,所以军部次官被刺案的部分资料在警卫处内部是公开的,不过需要权限。

当培迪回到自己办公室坐在他鹿皮沙发上准备翻阅卷宗的时候

,好似想起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快步走到办公室门口对着外忙碌的几名警卫喊道:“让雷恩来我的办公室。”

雷恩,培迪的扈从,和培迪一起进入的治安所,现在暂时在治安所的装备室工作。

云浮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广东白斑疯医院
广西整形美容手术
云浮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广东白癜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