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侦察大队剿越军残敌遭冷枪暗算多人牺牲

发布时间:2019-11-19 16:03:40 编辑:笔名

侦察大队剿越军残敌:遭冷枪暗害多人牺牲

胡亮金,对越自卫还击战二等元勋,隶属广州军区第41军侦察大队。下面是这位越战老兵的生死经历。

1978年12月

,我奉命抽调到边疆参加战役,接到通知,我被分配到师侦察连去当侦察兵。这个决定让我大吃一惊,由于我个子偏矮,又没工夫。 上级是否把名单搞错了? 我专门去给领导提示。一个顾问却说: 没错,人家侦察连看中你有高中学历,又是党员,还是 特等射手 ,他们正需要一个狙击手。

我只好服从命令,从一个纯洁的步兵变成了一个侦察兵。由于我的特长和综合实力,加上是党员,临战前,连里任命我为战斗小组组长,分给我的是两个人高马大的广西兵和山东兵。我与他们站在一起,他们都高过我1个头,别人都形象地称我们为-- 凹组 。

解放军重伤员

一张旧地图害了我们

1979年2月16日下午,侦察大队的指战员们,全部穿上了越军的服装,装扮成敌兵,执行为大部队开辟通路和穿插迂回、包围敌人后路的艰巨任务。

我们这个侦察大队,是由师侦察连和所属各个团的侦察排组成的,加上一些配属分队和兵种,1共有200多人,队里有3个语言翻译。当时的任务要求我们插入敌后,从地图上看这段直线距离只有10多千米,可实际走起来就有三四十公里。总攻时间是17日凌晨4点30分左右,要求我们17日下午要到达指定位置。

到了边疆,我们的心情开始有点紧张,由于只从电影上看过打仗,现在竟然要亲身上战场了。动身时,我们每个人只带9包(每包约1斤)压缩干粮和半斤大米,还有一块像火柴盒大小的燃火用燃料,在等候作战命令时就用这块燃料来做饭。有的同志由于使用不当连饭都煮不熟,又不敢用木材来烧,由于烟火太大容易暴露目标,他们只好吃干粮了。

太阳终究落山了,天也渐渐暗了下来,动身的时间也快到了,我们的心情也越发紧张。8点钟,电台开通了

,命令也下来了,我们开始行动。

我们走的是一条人迹罕至的山路。那山路又窄又滑,看样子多年没人行走了,不断有人掉下山去

,也不知他们如何再爬上来。走了两千米多后,才走到一条较大的路。这时,天完全黑了,时间已快接近9点。

路上突然发现一个敌军兵士迎面走来,他背着背包,拖拉着枪,独自1人不知去那里。翻译上前与他对话

,咕噜着说了一阵,我们都听不懂,好像是说我们是什么部队,要去那里,问他怎样走。他指了指方向,侦察大队便继续向前。

这个敌兵与我们相对而行,200人的侦察大队排成一路纵队走起来也是有很长的一段,我们一声不吭地让他过去,可这家伙越走越生疑,不断地回头打量着我们。

他可疑的模样被连长察觉了,我偷偷地捅了一下排长,意思是要注意他,如有什么不对劲,就要解决他。排长走出队伍,从后面悄悄地跟上他。这位越南兵看见排长从后面追他而来

,一时也慌了,就撒开步子跑了起来,显然,他觉察出这支队伍的危险了。排长见他跑,急赶几步,一个锁喉,抱住了他。谁知这小子比较瘦小,不能扣紧他的脖子。这时,那个敌军竟然尖声大叫起来,这还了得?要是周围有敌军,侦察大队不是1出门就要遭殃?

东山县中医院
宁夏哪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
汕头包皮过长上哪个医院
广州市荔湾区第二人民医院
长兴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